r.png 11.jpg s.png 0111首建.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xwyxz.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 dxs.png
2019-06-29 13:15:20北京晚報
今晚7時 生命接力 請為救護車讓行
發布時間:2019-06-29 13:15:20 文章來源:北京晚報 網絡編輯:趙悅

  張雪梅守在監護室門口,隔著玻璃望著女兒 照片由八一兒童醫院提供

  昨天一大早,八一兒童醫院PICU的劉大夫緊急乘機趕往2600公里外的云南省昆明市,接上只有4個月大的重病患兒小可言,從昆明乘高鐵轉運到北京進行救治。小可言乘坐的高鐵將于今天晚上6時46分抵達北京西站,預計晚7時坐上提前等候的救護車,途經蓮花池東路、西二環、復興門內大街、長安街、朝陽門南小街、朝陽門北小街、南門倉胡同,抵達八一兒童醫院。本報呼吁各位司機注意避讓救護車,讓出應急車道,為小可言爭取更多搶救時間。

  4個月大女嬰命懸一線

  昨天,在昆明市兒童醫院重癥監護室的門口,張雪梅翹首盼望著北京來的大醫生,因為她的到來將給女兒小可言帶來生的希望。小可言名叫羅可言,出生在云南省普洱市鎮沅縣恩樂鎮恩樂村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。盡管家庭條件并不富裕,但張雪梅感到十分滿足,“孩子剛出生那段時間,能吃能睡,又很愛笑,特招人喜歡。”張雪梅因此給女兒取了個小名叫“滿意”。

  然而,小可言出生一個多月后,身體就出現了異樣。“剛開始只是偶爾咳嗽幾聲,我就帶她到縣醫院和婦幼保健院檢查,都沒查出毛病。”沒想到的是,孩子的病情逐漸惡化,不光咳嗽,還出現了嗆奶、嘔吐,就連哭都發不出聲音,憋得小臉發紫。意識到情況危急,小兩口趕緊帶著女兒到了普洱市兒童醫院。醫生為小可言拍了胸片,發現小可言已經患了重癥肺炎和巨細胞病毒感染,直接讓她住進了重癥監護室。但幾天后小可言出現了呼吸衰竭的狀況。醫院通知張雪梅小兩口:孩子病情嚴重,還是趕緊轉到昆明市兒童醫院吧。

  小兩口只能買了氧氣袋,租了輛面包車,帶著女兒前往昆明市。5月16日,經過一路顛簸,他們抵達了昆明市兒童醫院。醫生的診斷是:重癥肺炎、呼吸衰竭、室間隔缺損、肺動脈高壓、動脈導管未閉、卵圓孔未閉、腹瀉病、巨細胞病毒感染、心肌損害、輕度貧血10項疾病。醫生當天就下了病危通知單。

  聽到這個診斷結果,張雪梅仿佛聽到了晴天霹靂,她沒想到女兒會病得這么嚴重。

  從女兒住進兒科重癥監護病房的那一天開始,張雪梅就每天守在監護室門口,隔著玻璃守望著女兒。“從進了監護室,孩子一直沒有醒來過,她的小手和眼睛都腫起來了。”每周一、三、五,醫院允許家屬進入監護室探視5到10分鐘。由于小可言氧飽和度很低,醫生給她帶上了呼吸機。看到身上插滿管子和檢測儀器的女兒,張雪梅的心里既難受又無力,“寶貝,媽媽在你身邊陪著你,快好起來吧!”張雪梅輕聲地和女兒說著話,仿佛是聽到了媽媽的聲音,小可言的眉毛和小手小腳會一動一動地回應。

  記者看到,張雪梅在微信“個性簽名”一欄中寫道,“寶寶媽媽對不起你,是媽媽失職了,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……”

  “是我沒把她帶好。”張雪梅的話語中透露著自責與愧疚,“孩子住院一個多月了,始終沒有脫離危險,一直在搶救治療。”這段時間,醫生讓她簽了多少次病危通知單和換藥單,張雪梅都已經記不清了。

  愛心人士向小可言伸出援手

  在3個多月的治療過程中,小可言的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,還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背上了18萬元的外債。張雪梅和羅忠濤夫妻倆沒有正式工作,在小可言出生前,兩人在工地當搬運工,賣苦力背沙子扛水泥,辛苦一天一人也只能掙100元。在懷上二胎后,張雪梅無法再外出工作,家庭生計的重擔便全部壓在丈夫身上。

  為了治好小可言的病,羅忠濤想盡辦法四處借錢,可還是承擔不起女兒的醫療費用。“借來的錢也只剩下2萬元了,醫院還有欠款沒交。”羅忠濤說,面對巨額的醫療費用和病情不見好轉的孩子,家里的老人勸他們放棄治療,可是夫妻倆不愿放棄也不能放棄。“孩子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,看著她一點點長大,會朝我笑,讓我放棄我做不到。我和孩子爸爸會繼續堅持,無論結果如何,只要孩子有一線生的希望,我們就要盡全力去搏一把。”張雪梅堅定地說。

  幸運的是,小可言得到了中華兒慈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及早產兒媽媽群愛心媽媽們的關愛和關注,他們在新浪微公益和水滴公益平臺發起了愛心募捐項目。截至今天上午記者發稿,已有132名愛心人士向小可言伸出援手,一份份愛心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,托舉起小可言生命的希望。

  與此同時,張雪梅還聯系到了北京八一兒童醫院的專家。八一兒童醫院的專家在了解了小可言的病情后,秉承生命高于一切的宗旨,馬上組織了應急小組,派PICU的劉大夫趕赴昆明市,對小可言的病情進行全面評估,并聯合各方對孩子開展救助工作。

  患兒乘高鐵來京接受救治

  昨天下午1時許,劉大夫抵達昆明市兒童醫院。在見到小可言第一眼時,她的心就揪了起來,“孩子身體情況很差,全身水腫,腹水,氣道阻力也很高。目前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、重癥肺炎、心衰。”在對小可言的身體狀況進行檢查和評估后,劉大夫與八一兒童醫院的醫生們進行了遠程會診,決定將小可言轉運到北京,接受手術治療。

  可是,由于小可言病情復雜,一分鐘都不能脫氧,轉運過程十分艱難。昆明與北京相距2600公里,救護車一路暢通的情況下要行駛30到35個小時,這對于情況危急的小可言來說太漫長了,顯然不現實;乘坐飛機轉運,全程預計要6個小時,是最快的一種方案,但費用卻要40多萬元,費用高昂,小可言的家庭根本無力承擔。種種困難擺在眼前,而孩子危在旦夕,每延誤一分鐘,小可言就多一分危險。最終,劉大夫與負責轉運的專業醫護人員、小可言的父母經過商討后,確定了高鐵轉運的方案。

  經過各方的周密的前期準備,今天早上5時,救護車抵達了昆明市兒童醫院。5時50分,在爸爸、媽媽和醫護人員的陪同下,小可言乘救護車離開醫院,前往火車站。睡夢中的小可言并不知道,她第一次乘坐高鐵前往北京的這趟旅程,牽動著無數人的心。早上8時,小可言一行人乘坐的G404次列車,從昆明南站駛出。

  從昆明到北京,列車將行駛10小時46分鐘。對于小可言來說,這漫長的10小時46分鐘,是一場時間與生命的較量。盡管車廂內配備了呼吸機、監測儀、吸痰器、輸液泵和急救藥品,還有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全程進行醫療保障,但所有人都在為小可言的身體狀況捏一把汗。“因為孩子的肺功能很差,只有正常孩子的四分之一,氧需求很高。轉運的過程中,我們主要是呼吸支持、呼吸機的調節。因為距離遠、時間長、風險大,對我們也是一種考驗。”劉大夫說,到達八一兒童醫院后,首先將為小可言進行檢查,包括超聲、胸片,確定心臟畸形,然后是肺部管理,爭取術前最佳狀態,盡快為小可言進行手術。

  根據前期的轉運方案,小可言乘坐的高鐵將于今天晚上6時46分抵達北京西站。一行人預計晚上7時坐上在北京西站提前等候的救護車,完成一場從高鐵到救護車的生命接力。救護車將載著小可言,途經蓮花池東路、西二環、復興門內大街、長安街、朝陽門南小街、朝陽門北小街、南門倉胡同,抵達八一兒童醫院。

  本報呼吁各位司機注意避讓救護車,讓出應急車道,為小可言爭取更多搶救時間。

  本報記者 褚英碩 文并圖

北京日報新聞熱線:65591515 北京晚報新聞熱線:85202188 廣告刊登(聲明公告類):85201100 北京日報網熱線:85202099

京ICP備16035741號 京新網備201000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02440037號 北京晚報讀者俱樂部服務熱線:52175777

北京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舉報熱線:85201234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京報集團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。

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